您當前的位置 :浙江在線 > 淘派 > 浙江縱橫 > 台州 正文
三門縣關工委主任李其明事蹟
2020年12月11日 21:39:03 來源: 浙江在線

  迎着晨曦,從位於三門老城區的家中步行四十多分鐘到縣行政中心,沐浴晚霞,又步行四十多分鐘回老城區,這是年已七旬的三門縣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、縣關工委主任李其明幾乎每天的“必修課”。

  李其明説,步行上下班更能鍛鍊身體。只有身體健康,才能為關心下一代工作多盡點力。他還説,老黨員不能辜負黨的培養,能為三門的下一代多爭取一分是一分,多幫助一人是一人。

  他明明可以“享享福”,卻偏偏接過棒,全力育新苗

  同樣都是從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職位退下來,都在關工委當過多年主任的陳嫦娥和阮孟禹,至今仍活躍在關心下一代工作的舞台上。李其明不時請他們為關工委工作出謀劃策、到基層講課,他們都樂於參加,而他們最欣慰的是向組織推薦了李其明接任。他們知道李其明是最合適的人選:有着嚴謹、務實、正直的作風,又是一路從司法局副局長、法院院長等政法崗位錘鍊起來的幹部,對不同時期青少年問題把握精準。

  關工委工作主要是集中各界力量,特別是五老的力量,為下一代服務。而李其明與“一老一少”結緣還得從1991年算起,那時,他就被三門縣關工委聘為法制教育宣講組成員。2009年,他擔任關工委名譽主任,再到2013年,退休後正式擔任主任一職,近三十載。去年省關工委成立30週年時,他還被授予浙江省關心下一代特殊貢獻榮譽。

  正是情深緣更深,讓李其明放棄了“退休”。在三門嶴口、田嶴、東屏等農村文化禮堂閲讀的孩子們可能不知道,他們有如此好的條件,歸功於李其明爺爺。“急黨政所急,想青少年所需,盡關工委所能。”搭平台、建基地、聚人才、組團隊,李其明傾力而為。

  讓不同平台輻射不同人羣,不漏掉一個孩子。2016年,農村文化禮堂建起來後,李其明萌發了讓關心下一代工作進禮堂的想法,於是深入調研,“挑燈夜戰”寫成報告。報告得到上級認可後,他就在有條件的禮堂設閲覽室、送教材、送電腦,成熟一個推進一個。這項廣受好評的工作目前已在台州市推廣。

  每個節假日,亭旁鎮芹溪村“留守兒童之家”歡聲笑語,父母常年在外、缺少温暖的兒童在這裏找到了家的感覺。這個基地也是李其明聯合當地打造的。

  李其明還整合縣內歷史文化遺蹟、科技館、紀念館、青少年拓展基地等各類陣地資源,通過自建自管、共建共管、他建我用等摸式,建成了亭旁青少年紅色文化教育基地、橫渡鎮青少年教育基地、健跳派出所“七彩陽光假日小屋”等20處教育基地。他還組織一批五老志願者成立宣講團、擔任管理員,參與教育基地建設。

  位於亭旁青少年素質教育基地內的“潤苗館”是研學基地。這也是李其明和縣關工委專職副主任李麗君等人共同謀劃,分頭推進的。李其明利用資源籌資,李麗君負責館內佈置等。去年,投資12萬元的潤苗館建成後,受到了到館師生的一致好評。

  “發動可以發動的力量,調用可以調用的資源,李其明主任在加強青少年思想道德建設,維護青少年合法權益,關愛農村留守兒童等方面孜孜以求,碩果累累。”李麗君説。

  他明明可以“賣賣老”,卻偏偏廣動員,匯聚新力量

  未成年人違法犯罪一直是社會關注的問題。2016年,經過長期深入調研,李其明組織五老成立“合適成年人關愛團”,配合公檢法司,對沒有監護人或找不到監護人的未成年嫌疑人開展思想教育。

  從教育戰線退休的陳選來是“合適成年人關愛團”的團長。

  “有一次,我在老家休息,晚上10時許公安局打來電話,要我協助工作。我從100多裏外趕回參與審訊工作,直到翌日1點25分結束。回家睡下不到半個小時,民警又打來電話説剛抓來另一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,我又馬不停蹄趕過去,忙到3點半才趕回家。”陳選來“抱怨”中流露出更多的是自豪,“我們11個成員,從未計較付出和回報的比例,大家都是在李其明主任的感召下參與的,能發揮餘熱特別幸福。”

  組織不同的團隊,服務不同的羣體。與“合適成年人關愛團”成員都是退休人員組成的不同,“青少年心理健康關愛團”的14名成員都是在職人員,都有心理諮詢師職稱。他們免費為特殊家庭、困難家庭的青少年和留守兒童做心理疏導。而12人組成的“五老理論宣講團”則以退休教師為主,他們奔走在城鄉各大學校,引導青少年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。

  “用一些老關係、老面子,為工作去求人,我不怕‘丟人’。”李其明説,“這些都是義務勞動團,政策不允許,我只能通過一些物質之外的手段,鼓勵和調動他們的積極性。”看到特殊未成年人家長感激的淚水,他知道這項工作沒白做。

  “法制副校長”制度是加強在校青少年思想道德和法制教育的重要制度。但多年來,一直是憑大家熱情做工作,缺乏約束性和指導性。李其明對這項制度進行了規範和完善。通過明確職責、組織培訓、賽法治課、年終考核等,激勵鬥志、提高水平,讓一支“名譽隊”變成“正規軍”。

  “我們一學期要上3節課,一個月去學校檢查2次,有問題隨叫隨到。”當了5年法制副校長的亭旁派出所民警奚聖意説,“上好每節課,不能也不想糊弄。”去年,他參加台州市法治優質課評比還拿了二等獎。

  李其明經常組織參與教育、公安、法檢、共青團、婦聯等部門的溝通協調會,常常是一呼百應。目前,已經動員在冊和不在冊的1000多名五老繼續發光發熱。2013年以來,三門青少年違法犯罪率呈明顯下降趨勢。

  他明明可以“動動嘴”,卻偏偏衝在前,事事高標準

  “謝謝你們,讓我覺得生活依然美好。”“折翼天使”韓豔對看望她的李其明不停致謝。父母先後因意外和癌症離世,因患骨癌高位截肢的韓豔一直受到關工委的重點幫扶。

  自關工委困難學生扶持資金辦公室成立以來,有7550位困難學生得到了及時的幫扶,共資助扶助資金607.16萬元。

  “你是怎麼判斷他就是我們要扶持的困難學生?我們的資金有限,一定要讓最該受資助的人得到資助。一定要公正、公平。”這是李其明對關工委辦公主任林海霞説過的話。多年過去了,林海霞記憶猶新。

  “因為是第一次經手困難學生資助工作,當時以為是部門和鄉鎮把關過的名單就沒問題,但還是有疏漏。比如有的是因病致困,有的是因為生意失敗致困,前一種是不可以逆轉的,後一種是可逆的,那我們肯定要先幫助不可逆的。” 林海霞説,在那之後,她在其他單位提交名單後,會要更詳細的佐證資料,有的還上門調查。到後來她經手的,初審即終審。而這一切正是得益於李其明的嚴謹作風。

  衝鋒在前,絕不掉隊,是李其明對自己的鐵律。他每年都要利用集中發放困難學生資助金、節假日個別上門慰問等形式,為困難學生、殘障兒童、留守兒童和孤兒送去黨委和政府的關愛。每年中秋節前後,都會帶隊到浙江未成年人教養所、省監獄及縣看守所,對三門籍在押青少年開展關愛幫教活動。

  新冠疫情蔓延初期,與家人一起過年的李其明被困在了杭州,但他的心早就回到了三門,不斷通過電話瞭解、指導工作。交通解封后,體恤父親的兒子第一時間開車送他回來。回來後,李其明就以黨員的身份投入到小區防疫中。

  李其明到關工委後每月召開例會,從不打亂仗、被動仗;規範辦公枱賬,做到件件登記入冊,事事有據可查。翻開三門縣關工委大事記,從1985年最開始的每年只有二三條,到2013年後的每月二三條,關工委的工作內涵被不斷豐富,這與李其明對自己、對工作的高標準分不開。

標籤: 責任編輯: 孫璐

看淘派,關注浙江在線微信

相關閲讀
分享到:

三門縣關工委主任李其明事蹟